中国不高兴去美国

中国不高兴去美国

1. 为什么中国不高兴

敌视中国

二、现实对抗 美国试图建立独享霸权的单极世界,而中国却四处游说建立多极世界; 美国为了掠夺战略资源侵略弱小国家,中国想方设法通过各种渠道 1989年美国侵略巴拿马,中国反对;1991年美国侵略伊拉克,中国反对; 1999年美国轰炸南联盟,中国反对;同年5月8号,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被炸; 2001年美国间谍飞机撞毁中国飞机;2003年美国第二次入侵伊拉克,中国反对。 不管我们承认不承认,2001年之前,中国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一直处于对立 三 最令西方人不安的是,中国有这样的军事潜力。作为当今世界军事力量最强大的国家,美国有史以来仅仅打了两场败仗:一次是在朝鲜战场,一次是在越南战场。。 四、文化底蕴 从世界文明发展的进程看,世界文明中心最初是中国、印度、埃及、古巴比伦四大文明古国,后来西移到地中海沿岸的希腊、罗马,再西移到大西洋沿东岸的西班牙、葡萄牙、英国、法国,现在是大西洋西岸的美国,而未来的中心几乎所有未来说家都预测是太平洋西岸的中国。 试想,在人类发展的历史长河当中有哪个国家能像中国这样文明绵延五千年而不断绝,五千年的文明又该是怎样的积淀?五千年会让这个民族积攒多少宝贵的文化遗产? 让西方人感到压力的是,这个民族文化有着强大的生命力,从来没有被外来文化所征服、同化,而是一直在吸收和同化着外来文化,使外来的文化成为自己一部分,而不是相反。 西方人总是喜欢按照自己的价值观念对中国进行指手画脚,希望中国的行事方式符合他们的观念体系,可他们错了,因为他们不了解真正的中国文化!中国也同样希望西方能够按照中国人的方式思考问题。也许西方人不愿意看到这一天的到来,但随着中国一天天发展壮大,本国的生活质量却在一天天下降,对中国从俯视到仰视,西方人的心态是否能够适应?观念是否能够转变呢?接受不了变化,有抵触情绪,可以理解。

2. 中国有多少人不喜欢美国

这问题其实很复杂。

第一,有多少中国人了解美国;第二,中国国内分层比较严重,比如老百姓常说的教育不平等、贫富差等等,而这些分层直接导致中国的一种奇特现象出现,就是反美的是一群人,去美旅游甚至定居以及与美保某种往来的又是另一群人;第三,受传统思想和素质教育的影响中国人之间不能友好的包容、理解、支持与自己持不同观点的人,所以,多数人都不会表达出内心的真实想法,特别是对美日韩这些比较敏感的国家;第四,多数中国人并不知道中国对美国有多重要,同样也不知道美国对中国有多重要,对两国关系往往都是感性认识情绪化,比较严重……。

3. 为什么美国一直跟中国过不去

一个原因是制度的不同,美国等西方国家都是资本主义国家,而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

因为中国的不断发展壮大,表现了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挑战了美国资本主义优越性,美国需要打压社会主义国家,就像朝鲜、古巴,都是社会主义国家

还有的原因当然是国家利益的因素 不管哪个国家,其国家政策的制定都是围绕着国家利益展开的

中国的强大,一定程度上使美国觉得他的全球霸主地位受到了挑战,因此利用日本,韩国,印度来制衡中国,军演只是表现其态度的直接方式

4. 转:说说我为什么不高兴(说出了很多中国现实)

熊培云 梭罗说,我们首先是人,然后才是公民。

以下是培云发表在《南方都市报》上的专栏文章,随意列举了自己身处这个转型国家时的最真切感受,种种不高兴的理由。感兴趣的朋友,亦可随之补充。

思想国·21世纪评论 据说在经济危机之下,世界已经进入一个炫耀肌肉的时代了。国外媒体最近注意到中国的一个新变化:虽然中国业已超过德国成为仅次于美国和日本的世界第三大经济体,它还成功举办了奥运会并进行其首次太空行走,大家理所当然地认为中国会很快乐的,但中国高兴不起来。

与此相关的是,最近有几人合写了一本书,向世界宣告中国不高兴。 在上一篇文章中,我谈到今日中国的一些知识分子对时局的思考过于封闭与偏执,与上世纪初的开放与包容精神相比可谓一代不如一代。

我举的是胡适的例子。胡适那一代人虽然也知道中国要建立有兵的文化,但并不把中国之落后简单地归罪于国外势力或者帝国主义,而是首先从中国内部找原因。

在胡适看来,那个时代的当务之急是完成文化与制度上的改良,一方面要整理国故,再造文明,另一方面要实施宪政这平常人的政治,以清除贫穷、疾病、愚昧、贪污、扰乱这困扰中国几千年的五大祸害。 早在若干年前,龙应台先生写过一篇流传很广的文章《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

在这篇文章中,龙先生说:在一个法治上轨道的国家里,人是有权生气的。而且,不要以为你是大学教授,所以作研究比较重要;不要以为你是杀猪的,所以没有人会听你的话;也不要以为你是个大学生,不够资格管社会的事。

你今天不生气,不站出来的话,明天还有我、还有你我的下一代,就要成为沉默的牺牲者、受害人!如果你有种、有良心,你现在就去告诉你的公仆立法委员、告诉卫生署、告诉环保局:你受够了,你很生气!你一定要很大声地说。 当说,不高兴是一项基本人权。

问题在于,谁能代表中国不高兴?众所周知,中国作为一个国家组织,本身并无情绪。既然中国是无数中国人组成的,如果有情绪,有喜怒哀乐,那也是具体每个中国人的事。

不高兴派的确可以告诉大家自己很生气,但不要冒充中国。我在国外也经常见到一个人的示威,比如有一年在柏林的马路边上便看到一位中年男子举着个纸牌反对美国入侵伊拉克。

显而易见,他只是代表自己。如果他自诩代表整个德国,代表所有德国人的意志,那他就已经是一个侵略者、一个意淫犯了。

细想下来,今日世界与中国让我不高兴的事还挺多,不妨略举数例: 我的父母在乡下吃了一辈子共和国的苦和亏,被征了一辈子的皇粮国税剪刀差,到老年却没有社保,以至于我不得不像临时政府一样为他们尽责 不同在于我不向他们征税。为什么21世纪的中国仍要养儿防老而不能做到养政府防老?那么多的财政收入究竟要用到什么紧要地方?纳税人养政府,政府却不养纳税人。

为此,我不高兴。 我回到乡下,看到村庄空空荡荡,道路坑坑洼洼,一片萧瑟景象。

家乡长了几百年的大树被掌权者贩卖。在那里,我真切地感受到故乡沦陷。

地球是圆的,阳光只照耀城市。为此,我不高兴。

开车时,我看到三三两两的妇女抱着租来的孩子站在马路中间乞讨;不开车时,我看到司机从不知道礼让斑马线上的行人,有时甚至将人撞飞。孙立平先生说,中国的危机不是社会动荡,而是社会溃败。

为此,我不高兴。 在一个代议制国家,我的利益被人。

转载请注明出处全球视野网 » 中国不高兴去美国